四环生物股东暗战不断 巨额苗木采购遭质疑

发布日期:2021-07-07 07:20   来源:未知   阅读:

  (000518)的情况比较少见:上市20多年9次被举牌易主,股权分散没有实控人,管理层无一人持有该公司股票。

  而这样的“不寻常”也给四环生物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股东之间的分歧越来越明显。在近日的2015年年度股东会上,四环生物上演了一场激烈的投票大战。其中,第三大股东广州盛景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广州盛景”)出面质疑四环生物购买大额苗木资产未公告,并提议解除购买协议,不过最终以失败告终。而此前由广州盛景提议并被选举为董事的林梅也在此次会议中被罢免。

  截至2016年一季报,昆山市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昆山创投”)及其一致行动人为四环生物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合计超过7%,中微小企业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微小”)为第二大股东,持有5139万股,广州盛景为第三大股东。四环生物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股权代表了股东的表决权,股东为了获得更大的表决权进行股票增持。”在君泽君(南京)律师事务所一位律师看来,四环生物股权极其分散,股东一多,想法也就更多,如果再加上股东之间不是很团结,每一次表决都不能取得过半数,那么公司的一些决议就很难得到执行,最终会影响公司发展。

  事实上,四环生物2015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非公开发行事项时,就因为股东意见分歧严重导致非公开发行“流产”,而股东大致的“站队”情况可以在2015年第三次临时股东会(2015年12月24日)上初现端倪:当时广州盛景增加的临时议案“选举许琦和林梅为董事”以700多万股的微弱优势获得审议通过,当时的第一大股东昆山创投及其一致行动人投了赞成票。值得注意的是,许琦是昆山创投监事,也是昆山创投在历次四环生物股东会上的代理人。这也意味着广州盛景和昆山创投“统一战线”的可能性很大。

  而在此次2016年年度股东会上召开前,四环生物的股东提出了两组临时议案。一组是广州盛景提出的罢免董事江永红、罢免独董卢青、解除四环生物签订的绿化分包协议和苗木采购合同等议案;另外一组是今年一季度新进的个人股东徐瑞康提出的免去林梅独董职务和增补刘卫为独董的议案。

  广州盛景方面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我们这次提出的临时议案是得到第一大股东昆山创投和第二大股东中微小的支持的,提案之前和他们进行了沟通,他们表示同意我们的提案并将投赞成票。”而投票结果也显示,昆山创投确实对所有广州盛景提出的议案投了赞成票,而对徐瑞康提出的议案投了反对票。

  不过,最终这个由第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和第三大股东组成的“联盟”还是落败了广州盛景提出的议案全部被否决;徐瑞康提出的议案全部获得通过,而投票差距均在3000万股左右。

  而这个比第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www.4940.cc第三大股东联合起来都要强大的势力一直被中小股东认为是“阳光系”。在四环生物股东名册上,持有2237.45万股的第八大股东陆宇与江苏阳光(600220)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阳光集团”)董事长陆克平儿子同名,第九大股东王洪明与江苏阳光董事、副总经理王洪明同名,而与前两者几乎同时进入四环生物的孙一帆也被认为与阳光集团有关。

  四环生物董秘周扬表示:“去年深交所也关注到了这个问题,据我们四环生物能够进行的尽调程序来看,上述三人非一致行动人,未签订一致行动协议,自然就不构成一致行动人关系。至于他们与阳光集团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与他们在四环生物持股这件事本身是相互独立的。”

  “公司采购了几个亿的苗木资产,我们都是在看到年度报告后才知道的。”上述广州盛景相关人士表示,没想到四环生物在前次定增购买苗木资产不成后,会通过这种形式变相发生交易。

  四环生物2015年报中其他重要事项一栏显示:2015年12月,四环生物子公司江苏晨薇生态园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晨薇生态园”)与徐州中船阳光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中船阳光”)签订《绿化工程分包协议》,总额3亿元,而中船阳光的股东为中船九院(持股51%)和阳光集团(持股49%)。

  随后,四环生物和晨薇生态园与多家公司签订了合计金额约为2.54亿元的苗木采购合同:去年12月和今年1月与江苏春辉生态农林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春辉生态”)分别签订4901.83万元、5744.95万元的《苗木购销合同》;2016年2月,与江苏澄丰生态园有限公司(下称“澄丰生态”)签订金额2314.17万元;今年2月和3月与江阴市华明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华明工程”)分别签订了3011.13万元和5574.23万元;3月还与江西绿阳林业有限公司(下称“绿阳林业”)签订3812.21万元。

  “公司原来主营的医药业务缺乏非常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所以我们选择寻找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在去年成立了晨薇生态园来承接一些工程,进行苗木销售。”周扬表示,“这些苗木我们采购回来后是用于各工程产生利润的,不同于普通的资产,因此不需要经过相应的审议程序,仅仅相当于用于工程建设的原材料。”

  不过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发现,上述四家交易对象,除了江阴华明绿化为江阴新桥镇政府实际控制外,其他三家公司都与阳光集团存在一定关系。

  其中,阳光集团在2002年7月至2007年6月为春辉生态控股股东,2011年1月至2012年8月持有春辉生态15%的股份,其他时期未持有春辉生态股权。此外,去年四环生物曾打算定增募资不超过36.05亿元,其中11.26亿元用于向春辉生态购买苗木,不过最终被股东大会否决。

  而澄丰生态这家公司在2015年年底实控人变更为新桥镇政府前,控股股东为阳光集团;绿阳林业在2015年4月3日将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从朱正洪变更为陶惠江,香港九龙王www00900,朱正洪与阳光集团旗下的广西洲际林业投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同名。

  “短短3个月内连续签订一系列巨额采购合同,且全部要求今年6月底前付清全部货款,我们认为四环生物及晨薇生态园对上述采购合同不具备款项支付能力,也不具备承接大型绿化工程的施工资质,合同违约风险无法估量。”广州盛景方面据此认为,四环生物董事会是受“阳光系”操纵,涉嫌恶意掏空上市公司。

  “董事会希望能和大股东一起将公司搞好,给股民带来回报。”四环生物董事长孙国建表示,“我非常诚恳地希望现在的第一大股东关心我们四环生物,对公司未来的发展要讲话,要采取措施,不要没一点态度。”

  四环生物新能源项目遭贱卖 神秘小企业蛇吞象2015.12.04